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联系管理微信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694|回复: 0

中国司机在金三角开货车:月入5万不敢回家过年,最怕老挝“土匪山”

[复制链接]

1100

主题

1122

帖子

4404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4404
发表于 2019-12-27 09:40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今年35岁的张友明开了近20年的卡车。



2年前,他开始往返于云南和老挝、缅甸金三角地区,把各种小商品和钢材等基建物资运出中国,也把东南亚的热带水果拉回国内。你吃的热带进口香蕉,很有可能是他开车拉回来的。



无论是老挝还是缅甸,在金三角跑车,充满了复杂的路况、语言的障碍、各种意想不到的意外和危险。



但这些在张友明看来都可以咬咬牙扛过去,最难熬的是长时间见不到家人。他跑一趟车也就意味着三四个月才能回一次家,一年下来见孩子的次数屈指可数。而且为了多赚点,春节也都在路上,他已经连续2年没有回家过年了。


开货车的黄金时代

刚刚成人那年,张友明就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家乡四川巴中市南江县。



第一份工作便是帮人开货车。一辆卡车需要两个司机轮流开,从四川巴中拉货到陕西西安,有时候也会跑跑福建的泉州、漳州,甚至云南。“没有固定的线路,哪里的货价格高就往哪里走。”



那时候,国内的高速公路不多,走的大多是国道线路。国道路况很差,沿路坑坑洼洼,车子总是一路颠簸。冬天堵车更是家常便饭,“一堵就是三四天”,两个成年男人总是饿的饥肠辘辘。



即便如此,张友明每次只能拿车费的10%,一个月下来,工资也只有四五千。



2003年,他借钱买了自己的第一辆货车,一辆9.6米的二手车,这辆车一开就是5年。之后他又换了自己第二台车,这是一辆新车。



张友明说,那是开货车的黄金年代,也是开货车最差的年代。



“那时候没有太多的高速公路,路况差,开车靠的是技术,而且找货也很麻烦,每到一个地方就得去各种货运市场找小黑板,找到货还要一层层付信息费,有时候花好几天才能走。”可是,张友明说自己跑的久了,就有了“经验”和“人脉”,找货也就没那么难了。





张友明的老婆也经常跟车



货车司机都急着找货,货主其实也急着找司机。“不像现在车多,那时候车少,拉货的价格可比现在高得多了。”



张友明的车上放着一本全国地图,找到货后,就查一下地图,按照地图上大约的公里数算钱,并不精确,但也亏不了。张友明经常跑的线路中,从巴中到浙江,同样重量的一车货,现在的价格只有以前的一半。



2008年到2012年是张友明觉得最好赚的三年,“货运费用高,货源也多,一个月赚5万元轻轻松松,都不怎么累。”


欠下百万债

张友明不但还清了买车钱,还第一次有了积蓄,3年里陆续存了60万元。



手头有了钱,心思就活络了。有朋友劝他别再走南闯北的辛苦开车了,不如做点生意赚得更快。当时几个朋友在外面包工程赚了些钱,张友明就心动了。



2013年,他卖掉了车,和朋友一起去做工程项目,想要靠生意为家里赚取更稳定的生活。可是开了13年车的张友明哪里会做什么生意。



对工程项目并不了解的他,一头撞进去,结果只有头破血流。“以为赚钱容易,哪晓得花钱的地方那么多,对做工程也不懂,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。”结果,张友明眼睁睁地看着银行卡上的钱快速消失:从几万到几十万刷刷地流走。



3年后,他不但花完了当初60万存款,还欠下了100多万的债务。



他开始整夜整夜睡不着觉,大部分时间都在发呆,脑子里乱乱的,烟一根接着一根抽,半个月的时间,张友明的头发都白了大半,“每天都在想怎么办?欠了那么多钱要怎么才能还完?”那段时间债主不断上门来找他,听到有人的声音都让他心慌。



2个月后,张友明和老婆商量,无论如何钱还是要还的,自己也没有别的本事,还是回去开货车吧。张友明咬咬牙,问亲戚们借了一圈,又在银行贷款,买下一台13米的半挂货车。



从此,张友明的心里有了两本账,一本是生意欠下的一百多万债务,一本是买车时花的53.1万元。这两本账像两座无形的大山一样压在张友明身上,让他重新开启货车之路,且不敢轻易停下。


东南亚的机会

3年没有开车,货运市场风云变幻,张友明直到回去才发现,黄金时代早就不复存在了。各种货运平台的兴起,让找货变得没有那么难,但同时,竞争对手迅速增加,货运价格早已不是当年的水平。



张友明买车时在银行贷款35万,每个月还1.5万元,还款期限是2年。按照几年前他跑江浙沪和成都线路来说,现在一个月可以往返3次,每月也仅有2万元的收入。“价格太低了,每个月还掉贷款就没剩什么钱了。”



有一次,他拉货去云南,在昆明用运满满APP找货时,意外地发现有货主需要将一批生活小商品发往缅甸、老挝,价格比国内高出近一倍。



他跟同行们打听了一圈,得到的一个好消息是:最近几年,老挝、缅甸发展迅速,随着智能手机与移动互联网快速普及,一带一路的带动,让老挝缅甸从电子商务的“荒漠”国家成为“互联网+”经济的蓝海,吸引大量中国青年进入创业。





张友明开车时拍下的越南当地照片



“这些中国人去那边创业,需要很多中国商品,一部分自己用,一部分也在网上卖。”张友明听说后,觉得自己碰到一个赚钱的“机会”。



确实如他打听到的一样,公开数据显示,虽老挝电商产业还未成规模,但已有不少经贸合作和商品买卖通过电商平台进行。



据老挝当地媒体统计,目前,淘宝、速卖通等已成为老挝当地民众常用的购物平台。同时,老挝、缅甸向中国境内出口水果、大米等农产品,也有大部分通过电商平台进行交易,之后从磨憨口岸转运,发送至国内各地。



张友明打听到,边境路上运输很方便,只要车手续齐全,办理了海关通行证和保险就行。但是由于是跨境运输,物流费用比国内高出近一倍。


晚上一个人不敢过“土匪山”

张友明的跨国货车司机生涯就此拉开序幕:他开始把各种小商品和钢材等基建物资运出中国,也把东南亚的热带水果拉回国内。



然而,他的每次出发,妻子都变得提心吊胆。



货车进入老挝后,路况会明显变差,宽阔整洁的柏油变成了泥泞不堪的土路。老挝有80%都是高原山区,特别是遇到雨季,经常有陷车、滑坡、塌方等事故发生,事故发生后就是堵车,有时候一堵就堵好几天。



在香蕉地装货也要特别注意,由于香蕉地非常软,一不留神车就会陷进去,“如果陷入泥泞的路段只能靠其他车拖曳,或者等装载机来救援。如果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那么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。”张友明说,这种情况还需要自己想办法花高价钱请来了装载机才能把车救出来,真的特别的无助。







但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,老挝有个“土匪山”,随时有叛乱分子出没。而货车司机就是打劫的主要对象,因为跑一趟车,司机经常怀揣几千上万人民币,而1元人民币能兑换1264元老挝基普,等于随身带着几千万基普。张友明只敢在白天走那段路,如果情况允许,还会和车友们集结组团通过。



无论是在缅甸还是老挝,张友明开车的时候总是要打起精神,“不敢出车祸。”张友明说语言不通,加上人在国外,这样的风险承担不起,他就曾有司机朋友在老挝开车出了车祸,结果赔了一个月的收入。



老挝和缅甸天气炎热,但是哪怕是高温天,张友明依然要穿着长裤长袖,“那里山区多,被蚊虫咬了会得登革热。”张友明说。


2年还清车贷

带着债务跑车的张友明,心里始终记着那两本账。



这2年时间里,他每天开18个小时的车,每天就睡四五个小时。每次来回一趟东南亚需要半个月,一个月能跑2次东南亚。每一次回国,张友明都想着要回家看看,但是这样的机会总是不多,三四个月才能回一趟家。



甚至连春节都回不来家。“春节的时候运价往往要比平时高30%~50%,那时候老板们急着发货,但是货车却很少,想要多赚点的司机,春节都在路上。”张友明当然也不例外,今年春节,他的车就在中国跟老挝两国交界的口岸上排着队。





张友明经常也去老挝当地的农贸市场买点食材



张友明记得,今年春节的时候,他已经比原计划提早返回了,原本希望能赶在年三十回家的,没想到过关的货车特别多,他在交界口岸排了四五天的队,每天大清早醒来就候着,一天也就挪动个几百米。直到年三十当晚还在老挝边境。



到底是过年,很多货车司机在一起就搭伙做年夜饭,跟车的卡嫂们聚在一起包起饺子,一起聊聊路上的所见所闻,一群人热热闹闹地过了年。



所幸的是,高风险也带来高收入,去年,张友明的收入稳定在每个月5万元左右。每个月的车贷也按时地还给银行和亲戚们,“到明年3月,我就把车贷都还完了,之后所有赚的钱,就能还之前的债务了。”想到这里,张友明就觉得身上的压力稍稍减轻了一点点。



今年7月,在老婆的劝说下,张友明重新开始跑国内运输,“最主要是担心我的安全,人在国内她也安心点。”张友明说,虽然现在每个月少赚了近一半的钱,但是回家的次数变多了。



“跑货车这几年,国家变化真的很大,一带一路还让我拉货出了趟国。”张友明说,跑东南亚的2年经历可以让他吹上好久。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进老网

GMT+8, 2020-6-7 02:29 , Processed in 0.109200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